山西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系英国输入 累计3例


六是要及时通报疫情,并公之于众,让民众了解疾病的态势,依靠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增加老百姓对疾病防治的信心,大家都行动起来,才能真正做到群防群治。

李兰娟:我从信息当中看到,武汉的病人越来越多,病亡率越来越高,我作为一名传染病的医生,心急如焚。1月31日,我再次向国家卫生健康委提出,愿意带队去支援武汉。2月1日中午11时,受国家卫生健康委派遣,我们立即组建“援鄂重症新冠肺炎诊治李兰娟院士医疗队”驰援武汉,用了短短2、3个小时,集合了感染病学科、人工肝、重症医学科等方面的精兵强将的10人团队,带上三大“技术”:“李氏人工肝”、干细胞、微生态,以及相关的医疗设备和耗材、制剂共30多箱物资。

一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已经存在人传人。武汉已经有医务人员感染了,这是一个重要标志,说明存在着人传人的,人是传染源,应该按照甲类传染病来管理,发现和隔离所有的感染者,来控制疫情。

清零以后,再观察两个星期,没有新发感染,我会建议可以解除武汉封城。

面对镜头,年逾古稀的李兰娟眼神坚毅,笑容平和,结束“红区”查房后,脱下防护服和口罩的脸上,压痕清晰可见,被人们称作“天使痕”。

如果不按甲类传染病来管,是不可以干预和隔离病人和密切接触者的。2003年的SARS,就是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当年,浙江曾出现4例输入性病例,为防止疫情扩散,我们一晚上隔离了1000多例密切接触者,所以,浙江就没有出现第二代病人,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

“武汉市内住着1000多万人,封城,是万不得已的措施。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提出建议,希望武汉‘不进不出’,要真能做到‘不进不出’,也就不需要封城了。但是要过年了,大家做不到呀,所以只好采取封城这样强硬的措施来控制疫情。如果不封城,更多城市都变成武汉那样,那对我们国家的损失太大了。”

三是估计已经有不少人被感染,仅靠金银潭医院一家收治病人是不够的,建议立即腾空几家医院来专门收治新冠病人,这样,病人能够做到“应收尽收”,医务人员也能做到有效防控。

“从2月2日到现在,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每天的新发感染者,从四位数、三位数、两位数,已经到现在的个位数,我相信不久之后应该就能清零。清零以后,再观察两个星期,没有新发感染,我会建议解除武汉封城。”

李兰娟:闭门会议还未结束,参会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领导立即电话北京,将“人传人”、“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等专家的关键意见向国家卫生健康委汇报,国家卫生健康委领导非常重视,又立即向国务院有关领导汇报。会议一结束,专家组就连夜赶赴北京。当晚12点,马晓伟主任会见了钟南山和我,听取了汇报,并决定20日一早向孙春兰副总理及国务院常务会议做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