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疫情下的武汉慢病重症药店
来源:探访疫情下的武汉慢病重症药店发稿时间:2020-04-05 23:54:09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被誉为“病毒猎手”的美国传染病学专家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教授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新冠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几个月甚至数年时间。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报道称,在美国,如果总统去世或丧失工作能力,副总统就会顶上总统一职,而在英国的不成文宪法中,并未规定副首相的职务。自2015年保守党赢得大选执政后,副首相位置一直空置。在英国内阁手册中也没有针对这种情况的任何指南,该手册列出了政府运作的规则和惯例,但几乎没有优先次序。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

英国首相办公室表示约翰逊仍领导着政府工作,住院只是10天前新冠测试呈阳性但仍患高烧的“预防措施”。约翰逊此前也说将和同样确诊新冠肺炎的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在隔离中继续工作”。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

科学杂志《自然医学》近日(3月17日)也发布最新研究称,新冠病毒为自然产物,不可能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且新冠病毒之前或以相对弱化的形式在人群中传播,甚至可能已存在多年。病毒在发生突变后,才触发大流行。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